關於部落格
5/3起搬至http://buxguo.blogspot.tw/
  • 90586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6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「台中的型男愛上富家女...」懶人包 (已完結)


快速點選索引

2011-05-03第一篇 001 002 003 004 005 006 007 008 009 010 011 2011-05-05第一篇012 013 2011-05-06第一篇014 015 016 2011-05-10第一篇017 2011-05-11第一篇018 2011-05-12第一篇019 020 2011-05-13第一篇020-2 2011-05-14第一篇021 2011-05-15第一篇022 2011-05-16第一篇022-2 023《 完結篇 》    


以下是小弟我的同學的慘痛感情經驗,對他來講真是一大創傷,我覺得蠻好笑的也蠻引人省思的...

我的同學跟我一樣台中人,我們無話不聊,我常常去他家吃宵夜,
他向我透露,外語系有個女生和他修同一門通識,她好像對他有好感,
於是就帶小弟我去「鑑定」對方,我帶著一本書去上他們的通識,偷偷觀察對方,
下課之後,我覺得對方氣質優雅,感覺得出來是富家女,因為她的行頭十足,
LV的手提袋、LV的櫻桃包、Gucci的眼鏡,手機還拿當時超夯的T91,還有當時很夯的白色小筆電
這對我們窮大學生而言,真的是不敢想像,不過我們學校裡什麼官的兒女都有,也就見怪不怪啦。

我認真的請教我同學:「你覺得,她喜歡你哪一點?」
我同學:「可能是內涵吧,我上課常舉手發言,我覺得那位通識老師的書讀得不夠多。」
我說:「其實她覺得你長得帥,你是視覺系的男生啊。呵呵。」
我同學:「是嗎?那麼我想進一步...留電話和msn給她。」
我說:「嗯,你對她有好感的話,希望你能認真的,不要太花心喔。」
我同學:「這是一定要的啦。」


2011-05-03

第001彈:2011-05-03 13:58 

期末考完,就是寒假了。
我同學並沒有把電話和msn留給她,因為他實在太害羞了,所以作罷。
過年前幾天,他接到了一通電話,竟然是她打來的,我同學跟她閒聊很久,
原來是她向她抱怨她前男友怎麼欺負她,我同學真是義憤填膺,恨不得幫她修理前男友
我同學好奇了,問她為什麼知道「他的電話?」
( 以下我同學簡稱「阿嘎」,那位女生簡稱「名牌妹」。)

阿嘎:「妳怎麼知道我的電話?」
名牌妹:「你同學告訴我的。」
阿嘎:「哪一位同學啊?」
名牌妹:「就你們班代。」
阿嘎:「喔,那你過年去哪玩?」
名牌妹:「我現在想去唱歌。」
阿嘎看一下錶,心裡os:「哇烤,晚上十點了耶。」
不過為了男人的面子,阿嘎說:「當然囉,現在就去唱歌,妳住哪?」
名牌妹:「我住學校附近。」
於是阿嘎就和名牌妹去唱了一個晚上的歌,兩人盡興而歸。
阿嘎心裡是很確定了,這個女生肯定喜歡他啦!!

阿嘎想要載她回宿舍,但名牌妹還想跟他聊,
阿嘎就帶他回家,不知道為啥,阿嘎家裡的電動門遙控器壞了( 後來想一想可能是阿嘎祖宗顯靈 ),
阿嘎的父母都在大陸工作,姊姊去高雄玩,還沒回來,
阿嘎只能說:「真不巧耶,怎麼會這樣?」
名牌妹很失望的說:「那載我回家好了。」
於是阿嘎就載她回她宿舍,跑來我家跟我借地方睡,
幸好當時我女友( 現任老婆 ) 回家過年了,否則我也沒地方讓他睡。

阿嘎問我:「你覺得我們有機會嗎?」
我說:「有啊,肯定是有的。100%她喜歡你,而且非你莫屬喔。」
阿嘎:「她唱的歌都是女高音耶,哇咧,叫我跟她飆『千年之戀』,『梁祝』不行嗎?」
我說:「唱歌沒在約,現在說這個就沒意義了。」
阿嘎:「哇烤,當然氣氛很那個耶,她一直坐過來說。」
我說:「是喔,鬼扯,我看是你的屁股一直黏過去人家大腿側邊吧。」
阿嘎:「好,你不信,那我為什麼會來你家?就是她要來我家嘛!!就搖控器壞了,假得了嗎?」
我說:「我相信啦,她的目的不就昭然若揭,很明顯想要那個啦。」

阿嘎:「你覺得這樣會太快了嗎?」
我說:「很快啊,也很誇張,請問閣下,汝與此女豈有感情基礎乎?」
阿嘎:「沒有,但她喜歡我吧,又說不出口,所以只好這樣。」
我說:「有可能,但不是我說她壞話,她也太隨便了吧,搞不好阿嘎愛男人,這樣太冒險了。」
阿嘎:「我早就知道你是gay,叫你出櫃還不要。」
我說:「總之我覺得你還是要小心一點,不要對不起人家就好。」

back to Top


第002彈: 

過年期間,才大年初一,他們「真正認識不到一週」就去大坑洗溫泉了。
我想說阿嘎正常過年都會來找我,今年怎麼靜靜的,我就打電話去向他拜年了,看他有沒有什麼好玩的?
阿嘎說:「我跟她在一起了耶。」
我說:「是喔?這麼快!?跑到幾壘?」
阿嘎說:「Homerun。」
我說:「哈哈,是喔,陳金鋒這一球打出去,很遠很遠,哇,打到了洲際棒球場外的崇德路,是一隻特大號的全壘打。」
阿嘎說:「沒有啦,是陳金鋒這一個滾地球打出去,從游擊手跨下跳過去,球很重...陳致遠怎麼撿都撿不起來,陳金鋒從一壘跑回本壘,是一支場內全壘打!!」
我說:「你們都去哪裡玩?」
阿嘎說:「那一天去大坑,之後又去中友和Sogo,最後去Tiger city看電影。」
我說:「那不錯啊,正常的休閒活動。」
阿嘎說:「她叫我搬出去,她想跟我同居。」
我說:「是喔,看你啊。我沒有意見。」
這是我當年的寒假最後一次和阿嘎通電話,見面之後已經是開學的事了。

後來在學校遇到阿嘎,總是和那個女生形影不離,小弟我看了都覺得有點吃醋呢。
有一次上課,我偷偷問阿嘎:「你們最近怎麼樣了?」
阿嘎說:「很不好。」
我說:「為什麼?」
阿嘎說:「她老是拿我跟她前男友做比較,很累。」
我說:「叫她回去啊,你人這麼帥,又不怕沒女生愛。」
阿嘎說:「他前男友在竹科上班,一個月都給她三萬元花。」
我說:「這麼好康,幹嘛分手?」
阿嘎說:「因為對方會打她。」
我說:「恕我直言,她也有不對。她拿你來跟前男友做比較,這真的很差勁。」
阿嘎說:「反正我有男人的義務,我現在跟她住,我晚上都在錢櫃上班。」
我說:「哇哩咧,你不是要考研究所?這樣不就沒希望了?」
阿嘎說:「算了,我放棄了,為了她,我可以犧牲。」
我說:「天吶,這是什麼歪理啊?我去跟你爸說。」
阿嘎很不爽,推我一下說:「你想害死我喔,我最近都跟我老爸拿一堆錢。...我爸才在懷疑。」
我說:「天吶,你跟他交往才一個多月,怎麼變這麼多,你騙你爸,對不對?」
阿嘎:「反正不要說了,我不想跟你講。」阿嘎竟然書本筆記講義收一收,就在老師面前離席。

back to Top


第003彈: 

有一次,我路過我們學校側門,我看到阿嘎在跟名牌妹吵架,
我只聽到名牌妹很激烈的大吼大叫:「你都騙我!!你做不到就不要答應人家!!」
阿嘎很低聲下氣地說:「現在才12號,我身上只剩800塊錢,我的薪水都給妳了,我哪有錢給妳買那雙鞋子?」
名牌妹很激動地大叫:「那你就不要答應我啊!!」
阿嘎很低聲下氣地說:「我...我只是希望你高興,我沒有要騙妳。...」
名牌妹叫得更大聲了:「你這樣就是騙!!你這種人非常不誠實!!我要跟你分手辣!!」
阿嘎哭了,阿嘎緊緊地抱住名牌妹說:「不要跟我分手,求求妳...我想辦法,我想辦法。...」
名牌妹口氣有點緩和了,但始終像是小妹大的那種尖銳口氣:「你說的到要做得到,我再原諒你一次。」
阿嘎哭了又笑了,阿嘎說:「小寶貝,謝謝妳...我...我會我會。」
我覺得很納悶,但我沒有過去問他們什麼事,畢竟阿嘎一定覺得很丟臉,路過這麼多人都看到了。

當天晚上,阿嘎就打電話來向我借錢了,我沒戳破。
我只是問他:「哇,阿嘎,你怎麼會這麼缺錢?」
阿嘎:「是兄弟就不要問。」
我說:「是兄弟,你爸我才關心你啦。」
阿嘎:「靠妖,現在是怎樣啦,兄弟什麼時候這麼激激歪歪?」
我說:「好啦,我去找我姊,看我姊要不要幫忙,應該會,只是,我希望你借來的錢,對你自己是好的,如果你要滿足你女友的物慾,我建議你看清楚。」
阿嘎:「沒有,就跟你說沒有!!我是要繳學費,上次忘了繳,現在要補繳!!」
我:「...賀賀賀,不問你了。」
我心裡十分難過,阿嘎為了這個女人騙我,但是,我能諒解兄弟的苦衷。

我跟我姊說要應急用,我姊二話不說,就掏出兩萬二借我,然後捏著我耳朵說:「要還嘿。」
我把錢借給阿嘎,我差一點說溜嘴:「阿嘎,一雙鞋子要兩萬二,上面鑲了金泊是不是?」
我說:「阿嘎,學業比較重要,有什麼困難,還是有什麼心事,你一定要跟兄弟我說。」
阿嘎笑了,表情看起來疲憊十足,外貌看起來至少瘦五公斤,看來阿嘎這陣子是過得很不好。
後來我才知道,那雙鞋子要五萬多,阿嘎不止跟我借,還跟他其他幾位朋友借。

back to Top


第004彈: 

有一天晚上,阿嘎說他放假,想找我出去聊聊,我們在台中市西區中美街的一家烤肉店閒聊,
阿嘎說:「她要什麼,我都給她,但她怎麼一直拿她前男友來跟我比?」
我說:「她如果常常這樣,我覺得你們倆不適合。」
阿嘎說:「你知道他男友為什麼會跟她分手嗎?」
我說:「想也知道,還不是為了名牌。」
阿嘎說:「不是,是因為她同時跟兩個男人在一起,年紀都可以當她爸了。」
我說:「哇烤,這樣說就不合邏輯了,你長得又不像她爸。」
阿嘎說:「我也很懷疑,她應該是比較喜歡有錢人,為什麼會挑我?」
我說:「你家也算有錢了,但是她是一個無底洞。」
阿嘎說:「我現在感情陷得很深,別煩我。」
我說:「好啦,兄弟我就陪你喝酒解悶吧。」

阿嘎開了一瓶伏特加,我只喝三杯不到30cc,他卻已經喝了快半瓶了,可見他有多壓抑,
阿嘎約我出來,並不是要我幫他解決問題,而是他想讓我知道他很痛苦,他有多逃避。
我知道阿嘎以前從來沒有打工,他不像小弟我,國中二年級就在暑假打工發傳單,
阿嘎是個很好命的人,他爸媽都是台商,所以他從小根本沒吃過苦,
但他卻為了這個女生燃燒生命的蠟燭,去錢櫃上大夜班,我覺得他真的犧牲很大
阿嘎的爸媽給阿嘎的零用錢都很固定,所以阿嘎只好想盡辦法來滿足女友的胃口。

阿嘎的女友家是經營「魚池」「釣蝦場」和種植「檳榔樹」的
這種暴利的賺錢方式,讓阿嘎的女友從小就養成了奢侈浪費的習慣,
她父母原本希望她繼承家業,不要去台中讀大學,因為「讀冊無效啦」。
因為她資質不錯,外語能力強,所以她不顧家人反對,跑來台中唸書,
但是,她家人不給她生活費,要她自己想辦法,因為「讀冊浪費錢啦」。
所以她只能向她的男友挖錢,她伸出去的那雙手就像黑洞的外圍漩渦,一被她纏住的男人一定被吸乾怠盡。

back to Top


第005彈: 

阿嘎說她的前男友已婚,名牌妹只是人家小三,但是她並不知情。
阿嘎的女友是開Mazda 3的新車,就是她前男友買給她的。
有一次,阿嘎的叔叔開著保時捷的那輛休旅車CAYENNE載他去學校,把阿嘎放在校門口,
當時竟然被名牌妹看到了,名牌妹以為阿嘎家超有錢,原來,她看上的是那輛車,而非阿嘎的酷帥有型。
有一次,名牌妹問阿嘎:「上次去你家,怎麼沒看到那輛保時捷?」
阿嘎說:「什麼保時捷?我爸媽開福斯的耶。」
名牌妹說:「沒有嗎?可以有一次,我看到你從保時捷車上下來耶。」
阿嘎說:「喔~~那是我叔叔啦,但是他常常在跑3點半,他只是打腫臉充胖子。」
名牌妹說:「有錢人都說自己在跑三點半,就是不要讓人知道他有錢。」
阿嘎後來告訴我:「我叔叔真的是很虛榮的人,也真的常跑三點半,我女友不瞭解他。」

阿嘎說:「我很疑惑,你女友會連續一整天都不接你電話嗎?隔天跟你說,他回鄉下。」
我說:「當然不會啊,哪有這樣的,你不會翻臉喔?」
阿嘎說:「我女友常這樣耶,怎麼辦?」
我說:「我說了你別生氣,她有問題。」
阿嘎說:「她有什麼問題?」
我說:「你應該比我更清楚,她一定是跟別的男人在一塊,做什麼事我不知道。」
阿嘎很激動的說:「你就不能騙我嗎!!你告訴我,她只是一個人去散散心,你快說!!」
阿嘎按住我的肩膀,好像一個小男孩迷路了一般驚慌失措,
阿嘎眼眶的淚水止不住的流下來,看得出這些眼淚都是真心癡情的男人的真情淚水,
小弟我看了真的是心痛再心痛,但我不想騙他,我說:「你騙我就算了,你怎連你自己都騙!?」
阿嘎一邊哭一邊笑,說自己「都沒朋友了啦」,我覺得我的兄弟阿嘎得了憂鬱症了。
我等他哭完,我問阿嘎:「現在怎麼辦?」
阿嘎說:「沒證據以前,我先相信是你錯怪我女友。」
我哭笑不得:「好啦好啦,我寧可當壞人,我寧可錯怪她。」

back to Top


第006彈: 

有一次,名牌妹看到NOKIA有一支N93i號稱全台灣只賣1000支。
這種東西對名牌妹最有吸引力,名牌妹無論如何就是要阿嘎買給她。
阿嘎說:「可是妳的T91好好的,為什麼要買N93i?」
名牌妹說:「膩了,我想要換新手機。」
阿嘎說:「前幾天妳又拿了我三萬多塊去買衣服,能等下一次嗎?」
名牌妹說:「不行,我現在就要,好啦,你買給我啦。」
阿嘎說:「可是我現在沒錢啊,我在KTV工作,又不一定每個客人都會給小費。」
名牌妹說:「算了算了,不要就算了。」
阿嘎只好去辦萬泰銀行的「現金卡」,這一步,是我的兄弟阿嘎墮入「裙間地獄」得第一步。
( 有些人只知道無間地獄,根本就是小case,「裙間地獄」是那種讓你患得患失,愛別離後眾叛親離的最底層地獄。)
阿嘎辦卡速度超快,銀行看阿嘎沒有負債記錄和信用不良記錄,就立即發卡給阿嘎,
阿嘎真的是好男人,最疼女孩的好男生,馬上買了一支市價近3萬元的Nokia N93i給名牌妹,
名牌妹高興大心花怒放,阿嘎說:「本來好久沒有那個了,我買給她後,那天晚上她一直跟我要。」
我聽了真是哭笑不得,我說:「兄弟,你要冷靜一點啦,你怎麼會去辦現金卡?」
阿嘎說:「我不會再用了,反正我能確定她很愛我,這樣就夠了。」

名牌妹有一次搖著頭對阿嘎嘆氣,她說:「唉,我覺得一個男人一個月賺不到三萬,很差勁。」
阿嘎說:「我覺得像我這樣的男人,我跟家裡拿的,再加上自己賺的,一個月至少六萬元供獻給自己的女王,我很問心無愧。」從阿嘎這句話聽得出火藥味,因為他本來都很聽名牌妹的話。
名牌妹說:「不爭氣的男人永遠都有藉口,人家激勵他的,他卻忠言逆耳。」
阿嘎動怒了:「為了妳的物質慾望,我在KTV對客人極盡討好,客人好的給我小費,奧客會吐在我身上,還把我的背心當抹布擦,我都是為了妳!!」
名牌妹「噗嗤」笑了一聲說:「那你就爭氣一點啊,為什麼一定要做服務生?」
阿嘎說:「我還在讀書耶,不然我早就去做其他的了。」
名牌妹說:「我知道有一間公司很棒,員工一個月都賺10萬以上的,你想不想試一試?」
阿嘎說:「為了妳,除了當牛郎之外,除了當詐騙集團車手之外,我什麼火坑都敢跳。」

back to Top


第007彈: 

名牌妹帶阿嘎去一間賣「電療器材」的直銷公司「應徵」,裡頭氣氛超High,整個公司就像轟趴一樣
只差直銷公司的CEO沒帶頭扭著屁股大叫:「搖咧搖咧~~~一直搖一直搖~~~」而已。
阿嘎本來就很單純,他的單純是真的老實,「相信眼見為憑」。
阿嘎被這間公司的「水鑽級主管」叫去洗腦,說:
「我們公司的產品走國際路線,只要多拉下線,一年下來的分紅最少百萬,最多數千萬都有可能。」
阿嘎從來就不知道,直銷根本就是個陷阱,阿嘎真的笨笨的加入了,阿嘎沒有辭掉錢櫃的工作,
因為「水鑽級主管」說「上班時間很自由,你高興來就來,不用打卡。」( 廢話,沒底薪幹嘛打卡。)

直銷公司的「電療機」要價五萬多元,他們公司所有人都有買,
所以每一個人都積極勸阿嘎去買,阿嘎考慮很久,始終還沒心動,但把水鑽主管惹得很不耐煩。
直銷公司裡口才好的「學姊」跟阿嘎說:「你自己要先用,才能說服別人嘛!!」
想不到,名牌妹也勸阿嘎去買,名牌妹還說:「這樣你就有第一份業績啦。」
阿嘎只好打電話給他人在大陸的媽媽,叫他媽媽匯十萬元給他,因為他想「做生意」。
其實阿嘎的媽媽也夠疼他的,二話不說就轉帳給阿嘎,希望他「好好的做,但不要荒廢學業就好。」
阿嘎還真的買下那五萬多元的「電療機」了,阿嘎認為這是人生的第一步了,
想不到名牌妹說:「這個電療機你也用不到,我想給我奶奶,聽我家人說,奶奶說我不孝,遺產沒有我的份。我想要這禮拜帶你回去見我奶奶,希望她回心轉意,讓她知道我很愛她 ( 名牌妹心裡OS:的錢 )...」

阿嘎清澈的眼睛露出笑容說:「當然要送妳阿媽呀,妳要常去看妳阿媽啦,難怪她老人家會生氣。」
名牌妹說:「她都一直叫我回去幫忙,我想在台中讀書,她還叫我趕快嫁,好討厭。」
阿嘎說:「我這麼帥,妳阿媽會很滿意的。」
名牌妹說:「所以我才帶你回去,我之前的男友都沒去過我家喔。」
想不到,名牌妹為了騙到一個免費的電療機,竟然自己不加入直銷,卻推自己的男友下油鍋
後來,因為阿嘎一直拉不到下線,有一次阿嘎詭異地叫我去「聽課」,我才知道阿嘎被騙了,
我叫阿嘎不要繼續在直銷公司待下去,因為這根本就是肉包子打狗,被咬走了一顆包子就算了,別再丟了雞腿和羊小排。

阿嘎說:「自從我家女王拿電療機回家之後,成功爭取了她阿媽的遺產權,她就再也沒叫我去直銷公司了。」
我聽了差點吐血,我說:「她真的很卑鄙喔,竟然叫妳加入直銷,就是為了她阿媽的遺產喔?」
阿嘎說:「這些事你可別跟我媽說,因為我跟她借10萬元,說要去投資生意。」
我說:「天吶,你連自己也騙那就算了,現在你一直在騙你爸媽。電療機要10萬元?真的假的?」
阿嘎說:「5萬8啦。」
我說:「剩下的4萬2呢?」
阿嘎說:「就我家女王要買什麼,我就讓她買了。」

我說:「哇烤,剩4萬2不拿2萬2來還我,竟然這樣就燒掉了。...」
阿嘎說:「會啦,下次再還你啦。」
我說:「你覺得她們家人怎麼樣?你不是有去看過?」
阿嘎說:「還不錯啦,但是他們一直叫我女王回家幫忙,也叫我去。不過...他媽很勢利眼,問我在哪邊工作,家裡經濟狀況,還嫌我沒車開。」
我說:「你也才20初頭,還在讀大學,這麼苛求,又不是要馬上結婚,難怪有這樣的女兒。」
阿嘎說:「別這樣嫌我家女王嘛,女生年輕誰不愛玩的呀?」
我說:「齁齁,你這詭辯之才應該用來對付你家女王嘛,幹嘛跟她說話就變得好聲好氣?」
阿嘎說:「女孩子是放在掌心上呵護的,這不是你教我的嗎?」
我說:「這不一樣,你真的太溺愛對方了,你這樣花錢滿足她的虛榮心,胃口只會越餵越大。」
阿嘎說:「我覺得她總有一天,會為了我的努力和付出而感動。」
我說:「你邁擱笨了啦,你的付出如果是抽象而不可取代的,她才會感動,如果你的付出都是眼睛看得到的,很抱歉,這些東西,任何一個熟男都取代得了你。」
阿嘎很不爽的說:「你這麼看不起兄弟,我們不要再談了啦。以後你別管。」
我說:「賀辣賀辣,我不說了啦。以後就別一直叫。」

back to Top


第008彈: 

有一次小弟我和我家女王去逢甲逛,逛到一半,我看到前方有個女生很眼熟,
我肥短的脖子就像池畔的烏龜一樣伸長一瞧,
天吶,竟然是阿嘎家的女王,她和一個中年禿頭男在逢甲很有名的那間黑輪店吃東西
那個禿頭男拼命餵她吃魚丸、吃海帶...還露出那種無法形容的笑咪咪色臉。
我趕緊報告女王:「妳看,是阿嘎的女朋友?」
我家女王一看:「蛤,真的是阿嘎的女朋友耶,...怎麼會這樣?」
當時我立即硬著頭皮跟阿嘎報告這件事情,阿嘎立即打電話給名牌妹,我看得很清楚,
名牌妹把手機拿起來,動作看得出來,她是等電話停之後按「無聲模式」。
之後我再打給阿嘎,我說:「你不用打了,她不會接的。」
阿嘎說:「我剛剛打了五通,她都沒接。」
我說:「我親眼看到了,你若不相信,我拍下來。我很靠近他們,她沒發現我。」
阿嘎說:「不用了,不要拍!!我現在就去逢甲!!」
我說:「那要不要我去幫你把他們留住,否則你再快,也要花15分鐘吧。」
阿嘎說:「好啊,麻煩你,不要衝突喔。」
我走了過去,跟名牌妹打個招呼說:「妳在這裡喔?」
名牌妹嚇得臉色變得很難看,說:「哈囉...這麼巧喔?」
那個禿頭男也禮貌地跟我和女王打招呼,還很熱情說:「你們是同『事』嗎?一起吃一起吃。」
我心裡OS:「媽呀,騙很大呀,這老頭一定不知道她是學生。」
我說:「喔,是啊是啊。」(假裝配合,拖延對方時間。)
我老婆說:「這位大哥,還有阿嘎...喔不是,妳還要吃什麼嗎?」
名牌妹說:「我們快吃飽了。」
我說:「是喔,是喔,我們還沒吃說。」
禿頭男很客氣地說:「我請你們,不要客氣喔。」
我說:「是喔,不用啦,我們點就好,你們慢慢吃啦。」
名牌妹感覺像是意識到我們的企圖了,明明還有一半以上還沒吃完,竟然就想落跑
名牌妹臉色一陣青一陣白,如坐針氈似的顫動喉嚨說:「我...肚子不舒服耶,我想去上廁所。」
禿頭男很溫柔的說:「好,我們先去廁所喔。」
留下傻眼的小弟我和我的女王,我是該追?還是不要趕盡殺絕呢?(以下為5-4更新,因綠雲籠罩,所以用綠色)
我轉頭告訴名牌妹:「怎麼這麼快要走?還沒吃完耶,妳不等阿嘎一起吃嗎?」
禿頭男有點驚訝說:「蛤?阿嘎?」
名牌妹很顯然是惱羞成怒了,強拉著禿頭男說:「我肚子痛啦,走不走啦?!」

名牌妹的大小姐脾氣發作起來,果然拜倒在她的裙間地獄下的餓鬼們都要低頭屈服她的淫威
禿頭男就這樣被名牌妹帶走了。
我家女王說:「你趕快跟過去,快聯絡阿嘎,不要等黑輪了啦。」
拜逢甲人擠人所賜,寸步難行,我跟蹤他們易如反掌,只見名牌妹一直跟禿頭男說敲敲話
禿頭男的額頭和頭頂都紅了,似乎不知道發生什麼事?他的臉變得很難看,很僵硬,因為我只看到側臉,
無法得知名牌妹在和禿頭男吵什麼?但我隱約聽見名牌妹說:「好啦,不然我生氣囉!!」

我的手機響了,是阿嘎,我說:「你在哪啦?他們要走了,快,往逢甲大學正門口方向!!」
阿嘎說:「夕賀!!我就在逢甲大學正門口!!」
走在前方的名牌妹和禿頭男越走越快,我告訴阿嘎:「你女友穿碎花水藍色底下洋裝,跟她在一起的那個禿頭穿白襯衫黑灰色西裝褲,大約45歲左右。你最好站在逢甲圍牆的花圃上看,否則我快跟丟了...」
名牌妹和禿頭男開始推擠前面的路人了,好像很趕似的,幾乎是用小跑步的方式。
咦?啊不是說要去廁所?路過逢甲旗鑑夜市和碧根廣場側門了耶。
也因為他們的舉動太明顯了,很抱歉,阿嘎已經遠遠的就看到了。
阿嘎從逢甲圍牆的花圃上跳下來,眼下就是驚慌失措的名牌妹和被矇在鼓裡的禿頭男了...
阿嘎、名牌妹、禿頭男見面這一剎那,呈現了等腰三角型的對立,我只覺得頭腦一陣空白,因為太好玩了,喔不,是太刺激了,完全聽不到逢甲商圈的店家叫賣聲和吵嚷人群聲,我只聽見我的心跳「蹦澎」的聲音。
我追上了,我尷尬的問阿嘎:「怎麼樣?」阿嘎:「......」( 看得出阿嘎氣到說不出話來。)
阿嘎問名牌妹:「妳為什麼不接我的電話?」名牌妹怒瞪著阿嘎和我,眼眶泛紅,那模樣說真的,我也心動,
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迷人的女孩,耍賴的模樣都迷人,腳踏兩條船還踩破船底的模樣都令人陶醉...。

阿嘎又問名牌妹:「說清楚,他是誰??」
阿嘎很用力的指著禿頭男,之後阿嘎那隻手臂顫抖的好厲害,好像是得了帕金森氏症一樣。
禿頭男很明顯做出深呼吸的舉動,嘴角勉強擠出一絲微笑,說:「我是小魚的表哥啊。」
名牌妹也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說:「我表哥剛從義大利回國,很久沒看到他了,所以...」
阿嘎說:「是表哥嗎?喔,大哥您好。」( 哇烤,阿嘎這麼早就棄械投降了,我是打電話叫你來這邊認親戚的嗎?)
我趕緊插話了:「歹勢,歹勢,恕我問一句,大哥您怎麼證明您是她的表哥?表字有女字旁嗎??」

名牌妹恐慌起來了,回嗆我:「你憑什麼過問?關你什麼事啊?阿嘎,你能不能管一下你的朋友?」
阿嘎說:「阿傑說的沒錯啊,...請問,大哥,您怎麼證明您是小魚的表哥?」
禿頭男說:「這種事情不用證明啊,你也太神經質了,我也沒有義務向你們澄清啊,對不對。」
名牌妹乘勝追擊,趕緊補上這一句:「如果你連我都不信任,那我們沒有什麼好說的!!」
阿嘎說:「我...我信任妳啊,不好意思,大哥,誤會您了...」( 阿嘎又棄械投降了,我們都輸了。)
禿頭男紅著臉說:「我請你們吃東西好不好,大家化解一下誤會,順便認識一下彼此,好不好。」
我看這老禿眼神明顯就是心虛,言不由衷。而且,我和阿嘎都是手插著腰做出「理直氣狀的姿勢」,
名牌妹和禿頭男從頭到尾都是「雙手交疊在腹部」,看得出來他們防範著我們。

於是,小弟我就和我家女王、阿嘎、名牌妹、禿頭男去吃了一場非常尷尬的熱炒,
單純的阿嘎可以說是完全信任對方了,但是,禿頭男的眼神充滿著不爽和怒火,但卻強顏歡笑,
老禿吃東西的時候嘴巴呈現野比大雄吃到餿水的模樣,整個嘴型都是波浪狀的,看得出來他敢怒不敢言。
而名牌妹是雙方都討好,假裝著有個疼她的表哥,還有個愛她的男友,
這種情境就如同楊貴妃一邊切芒果給唐玄宗李隆基吃,一邊幫安祿山剝榴槤一樣不堪和猥瑣。

back to Top


第009彈: 

名牌妹很喜歡吃頂級套餐,王品系列都嚐過,茹絲葵and Friday's也不放過。
不過,請客都是名牌妹請阿嘎吃的,因為,她總是把自己請阿嘎的事情當成功勞,要求阿嘎回報名牌
阿嘎原本都和我去向上市場吃切仔麵和羊肉羹飯,吃的東西其實都算簡單樸素,
但是名牌妹養壞了阿嘎的胃口,讓阿嘎非美食不吃,吃的都是重口味和重鹹重辣的,
有一次我和阿嘎去向上路和中美街口買烤玉米,這間首推台中市最好吃的烤玉米,
想不到阿嘎竟然吃了嫌沒味道,明明已經加辣了還吃不出口味來,真是令人難以想像,
有一次我問阿嘎:「茹絲葵一客都多少錢?有超過三千元嗎?」
阿嘎說:「沒有啦,一千九百多吧。」
我說:「你和小魚都吃這麼好,為什麼吃不胖,為什麼我只是每天吃排骨飯,天天運動還是90公斤?」
阿嘎說:「因為我買一輛跑步機給她呀,每次吃完美食,回家就拼命跑步,就不會變胖了啊。」
我說:「天吶,你買一輛跑步機給她喔?那不就很貴?」
阿嘎說:「四萬五千多吧。」
我說:「哇哩咧,你哪來的這麼多錢啊,你已經負債累累了內。」
阿嘎說:「辦信用卡繳分期的啊。」
我說:「天吶,不會吧,你怎麼會去辦信用卡?愛因斯坦說過什麼?!」
阿嘎說:「愛因斯坦說:『複利倍增的威力超越原子彈。』
我說:「那你還辦信用卡?你是豬頭還是笨死的啊!?」
阿嘎說:「小魚說可以累積點數啊...」
我氣得大罵:「住口!!她這種話你也信喔!?」
阿嘎說:「好了啊,反正我重點不是錢,我本來就想要買一輛跑步機嘛。」
我說:「你對金錢的觀念怎麼這麼薄弱啊,你覺得花點小錢沒什麼,你去看看火車站那些遊民,有多少人是日據時代的台中大家族子孫...」
阿嘎說:「別拿我跟遊民比啦,我花錢買名牌給我家女王享用,哪是遊民比得起的?」
我說:「你不知道嗎?有多少遊民以前是開凱迪拉克的?」
阿嘎說:「反正超支了我爸媽還是會幫我,你不要干涉我家的事好不好?」
我說:「你真的被洗腦了,你以前不是這種人,以前你爸媽給你的錢你只買書和3C產品,衣服都很省得穿,現在都穿名牌的,你真的變了。」
阿嘎說:「穿名牌就不是人嗎?我穿得起嘛,你怎麼不想穿?你也想穿啊,帶種就不要買Nike和adidas,去買將門或買四條線的(夜市仿冒品)啊,那你的話就有說服力嘛。自己虛榮還檢討別人比你穿得更好咧。」
我:「.......」

back to Top


第010彈: 

名牌妹很喜歡吃頂級套餐,王品系列都嚐過,茹絲葵and Friday's也不放過。
不過,請客都是名牌妹請阿嘎吃的,因為,她總是把自己請阿嘎的事情當成功勞,要求阿嘎回報名牌
阿嘎原本都和我去向上市場吃切仔麵和羊肉羹飯,吃的東西其實都算簡單樸素,
但是名牌妹養壞了阿嘎的胃口,讓阿嘎非美食不吃,吃的都是重口味和重鹹重辣的,
有一次我和阿嘎去向上路和中美街口買烤玉米,這間首推台中市最好吃的烤玉米,
想不到阿嘎竟然吃了嫌沒味道,明明已經加辣了還吃不出口味來,真是令人難以想像,
有一次我問阿嘎:「茹絲葵一客都多少錢?有超過三千元嗎?」
阿嘎說:「沒有啦,一千九百多吧。」
我說:「你和小魚都吃這麼好,為什麼吃不胖,為什麼我只是每天吃排骨飯,天天運動還是90公斤?」
阿嘎說:「因為我買一輛跑步機給她呀,每次吃完美食,回家就拼命跑步,就不會變胖了啊。」
我說:「天吶,你買一輛跑步機給她喔?那不就很貴?」
阿嘎說:「四萬五千多吧。」
我說:「哇哩咧,你哪來的這麼多錢啊,你已經負債累累了內。」
阿嘎說:「辦信用卡繳分期的啊。」
我說:「天吶,不會吧,你怎麼會去辦信用卡?愛因斯坦說過什麼?!」
阿嘎說:「愛因斯坦說:『複利倍增的威力超越原子彈。』
我說:「那你還辦信用卡?你是豬頭還是笨死的啊!?」
阿嘎說:「小魚說可以累積點數啊...」
我氣得大罵:「住口!!她這種話你也信喔!?」
阿嘎說:「好了啊,反正我重點不是錢,我本來就想要買一輛跑步機嘛。」
我說:「你對金錢的觀念怎麼這麼薄弱啊,你覺得花點小錢沒什麼,你去看看火車站那些遊民,有多少人是日據時代的台中大家族子孫...」
阿嘎說:「別拿我跟遊民比啦,我花錢買名牌給我家女王享用,哪是遊民比得起的?」
我說:「你不知道嗎?有多少遊民以前是開凱迪拉克的?」
阿嘎說:「反正超支了我爸媽還是會幫我,你不要干涉我家的事好不好?」
我說:「你真的被洗腦了,你以前不是這種人,以前你爸媽給你的錢你只買書和3C產品,衣服都很省得穿,現在都穿名牌的,你真的變了。」
阿嘎說:「穿名牌就不是人嗎?我穿得起嘛,你怎麼不想穿?你也想穿啊,帶種就不要買Nike和adidas,去買將門或買四條線的(夜市仿冒品)啊,那你的話就有說服力嘛。自己虛榮還檢討別人比你穿得更好咧。」
我:「.......」

back to Top


第011彈: 

後來我才知道,原來名牌妹不止是喜歡男色,更喜歡名牌,連有利用價值的男生她都不肯放過
小弟我頗會整理筆記,老師講一堂課,我都能做出30個左右的句子,再分析出必考的重點,
每次考試,很多同學都跑來找我「印講義」,那一學期的通識課,我剛好和名牌妹修同一堂課。
但名牌妹常常翹課,已經被點三次未到了,所以期中期末考一定要pass,否則穩被當掉,
有一次,我要從我們學校的教學大樓走到圖書館,當時下著毛毛雨,我沒帶傘,只好用側背包冒著雨走過去,
想不到走沒幾步路,背後有個迷人的聲音叫我:「阿傑,你去哪兒呢?」
我回頭看,心裡os:「哇哩咧,怎麼會是這個白骨精啊?」我說:「圖書館啊。」
名牌妹說:「我也要去,我也要去。我有傘,一起去。」
不知道是我的身體太老實,還是我做人太虛偽,我明明就很討厭她,但是我竟然全身發熱,面紅耳赤。

我一開始婉拒了,但她堅持「好心」幫我撐傘一起去圖書館,
我說:「我身上這麼髒,妳不怕喔?我有流汗喔,很噁心的喔,嘿嘿。」
名牌妹說:「唉呦,你很會記仇耶,幹嘛這樣啦,人家是好心耶。」
我說:「妳好心,我會怕啊。」
名牌妹根本就是挾持著我,我沒辦法抗拒,這種感覺真是無以言喻,因為她的手夾在我的手肘內側,
她整個身體側面緊緊依偎在我肋骨側邊,我整個感覺就快溶化掉了...我頭一陣暈眩,
我心裡os:「小魚,...妳要買chanel還是Gucci?我買給妳~~~喔喔,不行不行,快點理智一點!!」
名牌妹穿的是低胸小可愛,真的很令人血脈噴張,我的心跳跑得比高鐵還要快,冷汗直流。
天吶,我怎麼覺得今天這個雨下的超浪漫,我整個心都酥酥麻麻的,整個身體像被電到一樣...。
她在旁邊一直很呱噪,我真的記不得她說什麼了,因為我整個人陷入某種程度的幻想空間內無法自拔

名牌妹說:「阿傑,我問你三遍了耶,筆記借我去圖書館印,好不好?!」
我這才恢復意識,我兩眼半掩,頭昏目眩地說:「啊,呵呵,好啊,好妹...No problem。」
名牌妹靠得更緊了,整個臉都貼在我的手臂上,她說:「你真的很壯耶,其實你的輪廓很深。」
我恢復理智了,我清醒了,我覺得一定要把話說清楚,以免和阿嘎從兄弟變成仇敵。
我說:「妳少狗腿了,要借筆記也不用這樣啊,被阿嘎看到,我肯定被打,可不可以請妳以後不要這樣。」
名牌妹說:「如果你沒女朋友,我沒男朋友呢?」她丟下這句令人充滿無限想像空間的話。
我說:「哈哈,上次妳那個表哥,妳是不是也這樣跟他說呢?」
名牌妹說:「你想太多,那真的是我表哥喔,大家都吃過飯了,阿嘎也沒說啥,你幹嘛舊事重提?」
我說:「可是,妳這種暗示,真的很明顯,很多男生都吃妳這一套。」
名牌妹說:「哪有,是你想太多了,筆記快借我印吧,謝~謝!!」(大小姐的脾氣又上來了。)
於是我就把筆記拿給她,她的臉色真的蠻尷尬的,因為被我看破手腳了嘛。
其實不管是誰向我借筆記,就算是不認識的同學或學長學弟妹們,我都會借,名牌妹實在是白費心機。

這件事我跟阿嘎說了,阿嘎覺得我太大驚小怪,他說:「她有時候會跟人家撒嬌啊,你想太多了。」
我說:「可是我沒看過這樣撒嬌的耶,總之你多注意她啦,別怪兄弟我沒提醒你。」
阿嘎不爽了:「我看是你對她有偏見,像阿傑你這種人就是傲慢,才會看誰都不順眼吧。」
我說:「羅馬的康莫德斯和明朝的崇禎皇帝都不知道自己是昏君啦,你忘了嗎?」
阿嘎氣得拍桌走人,還把飲料店的椅子踢倒在地,大吼大叫:「Why so serios?」( 幹嘛這麼認真? )
我也拍桌回嗆阿嘎:「別欺負我不會撈英文啦,You should have choice!!」( 你還有得選擇!)
這一次,阿嘎完全不理我了。因為事後我覺得我太兇,打電話想跟阿嘎道歉,阿嘎卻再也不接我的電話了。

back to Top


2011-05-05

第012彈: 

(以下為5-5更新,因為阿嘎好日子快玩完了,所以用blue色)

期中考前一個禮拜,阿嘎打電話給我了,我很開心的接起電話:「阿嘎,怎麼了?」
阿嘎:「阿傑,能幫我一個忙?」
我說:「你說吧,如果在我能力範圍以內的話。」
阿嘎:「我想跟你借錢啦...一萬元而已。」
我說:「你要幹嘛?不會又是要買名牌給小魚了吧?」
阿嘎:「沒有...我要刺青。」
我說:「什麼?!刺青?你要刺三太子還是刺吳郭魚啊( 刺龍刺鳳看起來真像海產)?
阿嘎:「我想把她刺在我身上,因為夜店裡很多人這麼做,如果我沒有就遜掉了。」
我說:「你自己好好想清楚吧...我看我是勸不不了你的,『少年如果沒有一次憨,路邊哪會有百姓公?』( 台語),錢我可以借你,但你刺了就別後悔。」

原來阿嘎和名牌妹喜歡在週末逛夜店,聽說每個人都穿得跟要去台步一樣。
他們就是喜歡那種震耳欲聾的聲音,還有香水味混雜著菸味和酒味的怪異氣味盤旋在空氣當中,
小弟我沒去過夜店,之前我家女王要我帶她去Lion King,打死我都不帶她去,這一點我很堅持。
名牌妹只要看到自己的名牌包和別人「撞包」(看到別人帶和她一模一樣的包包),
隔天就會把她的包包拿去網拍,再叫阿嘎買一個新的給她,
反正她就是要跟別人不一樣,
名牌妹包包越買越貴,最後挑的都是限量版的,阿嘎就這樣一步一步栽進了這個充滿虛榮幻境的漩渦裡了。

重點是,名牌妹看著大家都有刺青,她也在靠近股溝上方的髖部刺上「翅膀」的刺青,
而阿嘎刺上小魚的頭部和西元出生年月日在自己的右手臂上,左手臂上刺「切‧格瓦拉」頭部圖騰,
我看到之後哭笑不得,嘲笑阿嘎:「切‧格瓦拉看到你的刺青恐怕不用等CIA幹掉他,就先跑去跳101了。」
阿嘎說:「怎麼說?」
我說:「切‧格瓦拉是反美國的你又不是不知道,歐洲和美國關係又這麼好,你們家女王都買歐美名牌包,你說切‧格瓦拉如果看到你把他的頭像刺在手臂上,他不會去從1樓跳到第101樓嗎。」
阿嘎說:「因為我看到夜店很多人刺,我也不知道他是切‧格瓦拉,我只知道這個圖像象徵『叛逆』。...」
我說:「誰叫你不問我?他不是切‧格瓦拉,難道他是F‧I‧R的團長陳建寧嗎?還是伍佰去割雙眼皮再蓄鬍子的圖像?
從此我就更確定了,夜店咖自己都搞不清楚流行背後的真實意義,他們只像無頭蒼蠅一樣盲從流行的表象

back to Top


第013彈: 

阿嘎自從和名牌妹交往之後就常常翹課,
好幾堂必修課的老師都已經注意到了,也有老師放話死當阿嘎。
有一堂必修的老師原本很看好阿嘎,
老師認為他有機會成為他的得意門生,他不想放棄阿嘎這樣有天份的學生。
於是老師通知我們班代轉告我們班導師,我們班導師叫我打電話給他們家長,因為我跟他最麻吉。
(大學老師不介入學生私人問題是很正常的事,而且這種事不需要老師親自勞駕。)
我只好打了,真不巧,阿嘎的爸媽人都在台灣,他們並不知道阿嘎翹課
阿嘎的父母一大早聽到自己的兒子沒在學校,
於是跟我約好,中午12點在學校大門口見面,他們想瞭解阿嘎都在忙什麼?
之前去阿嘎家,我就已經見過阿嘎爸媽了,所以我沒有什麼壓力,只怕他們怪我沒早說這件事。
我打電話給阿嘎,想告訴他,他爸媽要來學校了,問他如何面對?但阿嘎手機關機,
可能是因為他上大夜班太累了,所以我還是傳簡訊給他,叫他趕快想辦法,否則我只好全盤托出了。
阿嘎可能睡到不省人事,完全叫不醒,也對,他平常來學校,都只上第七、第八堂的課,
不睡到下午三點,他是肯定爬不起來的,因為他的大夜班要從深夜10點上到清晨8點,真的很累。
阿嘎的父母親到了,阿嘎爸問我:「阿傑,你吃飽沒?」我說:「還沒,沒關係啦。」
阿嘎媽說:「不行,我們去吃東西。」於是我就坐上阿嘎父母的車,戰戰兢兢的去吃麥當勞。

阿嘎爸:「我們家小嘉( 阿嘎在家裡的乳名)最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?」
阿嘎媽:「他最近說他在搞網拍的生意,你清楚嗎?」
我說:「他交了女友,對方是個富家女,我只知道阿嘎很愛對方,她是外文系的,她叫小魚。」
阿嘎爸開心的笑說:「這小子長大啦,我早猜到他交女朋友了,跟我年輕的時候一樣。」
阿嘎媽說:「只怕小嘉太愛玩,荒廢學業,你( 指阿嘎爸)當初不也一樣?為了追我竟然差一點被學校二一。」
阿嘎爸說:「放心啦,小嘉有我優良的基因,不會本末倒置的。」

阿嘎媽說:「阿傑,我問你,我很好奇,做網拍生意需要花這麼多錢嗎?」
我說:「阿姨,阿嘎跟你拿多少錢啊?」
阿嘎媽說:「前前後後40幾萬了。」
阿嘎爸說:「咦?包括我的嗎?小嘉打電話跟我要錢就30幾萬了。」
我聽了臉色一陣青一陣白,哇烤,好嚇人的數字啊,我完全不敢想像,交一個女友才將近三個月耶。
阿嘎爸說:「其實教訓總是花錢買來的,孩子別去偷別去搶,什麼都能談,依我看,小嘉也有跟同學借錢。」
阿嘎媽說:「阿傑,我們小嘉有沒有跟你借錢?」
我說:「鵝...這好說嗎?」

阿嘎爸說:「他跟你借多少錢?你老實講沒關係。」
我說:「前前後後哩哩叩叩加起來大約是五萬元吧。」
阿嘎媽從她的皮包裡拿出厚厚一疊錢,抽出50張小朋友給我,我推開了,
我說:「阿姨,妳怎麼可以幫阿嘎還錢?我要他自己還我,對不起,我不收。」
阿嘎爸說:「我們的孩子跟你借錢就說不過去了,是我們做家長對你不好意思。」
我說:「不行啦,我要阿嘎自己賺錢親自還我,別讓他養成壞習慣好不好?」
阿嘎媽說:「阿傑,你真笨耶。你不是還在讀書嗎?你存錢給我兒子花喔?你現在不拿,回去我拿給小嘉,他也會拿來給你。」
我忍不住脫口而出:「他才不會拿給我,他會燒給他家小魚啦。」
阿嘎爸和阿嘎媽沉默了將近10秒鐘...我真後悔自己這麼大嘴巴。
阿嘎爸把右手托在自己下巴上搔著鬍渣,說不出話來。
阿嘎媽說:「所以,小嘉根本就是花錢替人養女兒囉?」
我說:「我還是老實說吧,他的女友小魚是一個很愛花錢買名牌的女生。」
阿嘎媽說:「所以小嘉都是騙我的,他不是自己去投資做生意,而是跟老娘要錢送給別人女兒花?」
我說:「鵝...也不能這麼說辣,小魚名牌包只要看到別人跟他用一樣的,她就會網拍賣掉,所以,說阿嘎在搞網拍也是事實,但是,這是一場賠錢又蝕老本的網拍,完全不可能賺錢。」
阿嘎爸的生意頭腦動得很快,想知道虧錢的原因,他問我:「怎麼說呢?」
我說:「阿嘎買給小魚的名牌包,只有不是限量款的才會『撞包』,撞包之後就網拍,原本4萬多買來的,拿去網拍只剩下3萬多,甚至更低。如果是小魚買的是限量款的,拿去網拍就會增值,6萬多的包包可能可以賣到7萬多,但是,小魚不會把限量款的東西拿去網拍賣,她的重點就是崇尚虛榮,而不是迷戀網拍。」
阿嘎媽苦笑了說:「這樣不會虧錢,不會負債累累,才有鬼呢。」
阿嘎爸說:「年輕人愛玩是正常的,當年我才23歲就買一輛裕隆來開了,當時超炫的呢。」
阿嘎媽說:「亂花錢的毛病要趕快矯正,否則養成習慣就糟糕了,我們小嘉不是愛亂花錢的小孩。」
阿嘎爸按住我的頭說:「阿傑,我這就是在威脅你,說,你還有什麼沒說的呢?」( 阿嘎爸喜歡開玩笑 )
我苦笑說:「你們家阿嘎為了那個女生,跑去刺青,左手臂刺切‧格瓦拉,右手臂刺那個女生的頭像...」
阿嘎爸說:「沒關係,以前我也刺過『一流』,後來洗掉了,這小事,年輕人刺青很正常。」
坦白說我很羨慕阿嘎,有這麼開明的爸媽,要是我去刺青,老早就被我爸轟出家門了。

我的手機突然響了,是阿嘎打電話回我,
阿嘎說:「阿傑,你說的真的還假的啊?我爸媽回來了?」( 一聽就知道剛睡醒。)
我看阿嘎爸媽的臉,他們知道自己的兒子打電話來,也是很高興的臉,看得出他們不怪阿嘎亂花錢
我說:「是啊,你爸媽請我去吃麥當勞。」
阿嘎好像嚇了一跳,說:「哇靠,真的假的?」
我說:「真的啊,你要跟你爸媽說嗎?」
阿嘎說:「你別嚇我好不好?」
阿嘎媽把電話接過去了,說:「小嘉,你在幹嘛?」
阿嘎說:「在睡覺咩。」
阿嘎媽說:「你快被死當了知不知道,必修課不去上?」
阿嘎說:「唉呦,很累妹。」
阿嘎媽說:「晚上吃飯,帶你女朋友給拔比和麻迷看,我都聽阿傑講了。」
阿嘎說:「他沒亂講我壞話吼?」
阿嘎媽說:「阿傑這麼挺你,你還懷疑他。沒有啦,他說你很拼耶,拼網拍拼到虧錢都不放棄,這就是比爾蓋茲和郭台銘的創業精神了。」
阿嘎說:「那我先問我女友。看她要不要一起吃飯?再回你們電話。」
阿嘎媽說:「你跟她說,我們剛從大陸回來,想看她,有小禮物要送她,請她一定要來。」
阿嘎說:「好啦,盡量啦。」
阿嘎爸媽和阿嘎這對情侶坐在同一桌吃飯,會怎麼樣呢?

back to Top


2011-05-06

第014彈: 

( 以下5/6更新,阿嘎爸媽的手段就是不一樣!!)

阿嘎爸媽為了徹底瞭解名牌妹,我都把就我所知的全都說出來了,讓阿嘎爸媽有個底,並且研擬對策。
為了救阿嘎,我只好再當一次壞人,阿嘎後來也覺得我下這一步棋是拉他一把。
他們吃這頓飯的詳細內容,是阿嘎後來告訴我的,因為我沒有參與這頓「名牌妹的鴻門宴」:
阿嘎爸媽看到阿嘎帶著名牌妹走進「Tea Work人水私房」簡餐店,名牌妹很客氣的向阿嘎爸媽打招呼,
阿嘎爸媽覺得這女孩氣質出眾,一看就知道是別人家的千金,肯定是富家女。

阿嘎爸說:「你們什麼時候交往的啊?」
名牌妹很明顯地搶話了:「就今年大年初一啊。」
阿嘎媽說:「這真是好日子耶。」
阿嘎爸說:「難怪過年那幾天小嘉這麼神秘。」
阿嘎說:「因為當時本來還不確定啦,但是我現在和她住在一起了。」
阿嘎媽說:「當時你說要搬去學校附近住,我就知道你可能交女朋友了。」
阿嘎爸說:「搬回來住嘛,反正家裡離學校也不算遠啊。」
名牌妹說:「因為住學校附近很方便,離圖書館近、離影印店近、離吃的喝的都近啊。」
名牌妹這句話充滿想掌控阿嘎的心態,其實已經溢於言表,因為阿嘎家離學校真的不遠
名牌妹知道阿嘎爸媽不在家時,還有阿嘎的姊姊在,這樣就很難控制阿嘎的行動和思想了。

阿嘎媽說:「對了,我聽阿傑說,你們有在玩網拍,弄得有聲有色,是真的嗎?」
阿嘎表情五味雜陳,因為他不知道是我還是他媽媽在酸他?阿嘎:「......」
名牌妹說:「對呀,做得挺好的!!」( 哇烤,阿嘎後來也覺得她真有自信,真敢講。)
阿嘎媽想給名牌妹臺階下,說:「其實剛開始虧錢也沒關係,哪個大公司剛開始不賠錢的啊?」
名牌妹說謊說更大了:「我們賣的主要是名牌包包,都有賺錢。」
阿嘎爸說:「你們投資了也有七十萬了吧,淨賺多少?」
名牌妹眼神充滿驕傲毫不猶豫地說:「賺了一輛mini cooper!!」
(名牌妹和阿嘎交往第二個月就把舊愛送給她的Mazda 3賣掉,跟她的夜店咖損友買一輛九成九新的mini cooper,分期付款給對方,阿嘎這三個月來跟他爸媽借了70多萬,有50萬就是「還車貸」用的。)
阿嘎媽說:「哇,真的嗎?好了不起!!」之後看著不太敢在爸媽面前說謊的阿嘎。
阿嘎坐立難安的說:「對呀對呀,其實,這段過程也蠻辛苦的...」
阿嘎爸明顯很不爽,因為他很厭惡說謊的小孩,托住腮幫子看著阿嘎這對情侶。

阿嘎爸看著阿嘎媽說:「對了,妳不是也有很多包包?」
阿嘎媽說:「對啊,我有很多包包都沒在用,小嘉既然你們在做網拍,可以幫我嗎?」
名牌妹說:「可以呀,只要還很新,有保證書,就可以賣。」
阿嘎爸說:「我還有很多高爾夫球桿,可以賣嗎?一支都好幾萬元以上的。」
名牌妹連查證都沒有,就連忙說:「只要是高級貨,就會有買主。」
阿嘎爸媽同時說:「那麼就交給你們了,因為最近生意很忙,很少玩這些東西。」
阿嘎一家人吃飽飯,就回家去看那些包包和高爾夫球桿,名牌妹覺得那些東西都很好賣,所以全部帶回去了。
名牌妹果然不是蓋的,那些東西很快就賣出去了,阿嘎媽的包包都以7折左右賣出,阿嘎媽相當滿意,
但是阿嘎爸的高爾夫球桿卻都草草賣出兩三千元,這讓阿嘎爸非常的不滿,
既然是富家女,怎麼會不知道頂極高爾夫球桿的價錢?

就算不是老虎伍茲用過,好歹一支都能賣出一萬元吧。
阿嘎爸藉這個機會見縫插針,故意給名牌妹難看:「小魚,這些高爾夫球桿,妳竟然把它們當成撞球桿賣?」
名牌妹說:「可是高爾夫球桿在網拍本來就沒市場啊,所以隨便賣囉。」
阿嘎爸說:「什麼叫隨便賣啊,就算拿去當舖當也有一萬元,妳賣兩三千塊錢?」
名牌妹說:「反正能換現金就好,而且,我的網拍需要人氣啊,這種東西不能用金錢去衡量。」
阿嘎說:「拔比,你就犧牲一下嘛,那些東西你放著也是佔空間,讓我們衝人氣也不為過啊。」
阿嘎爸說:「早知道就跟你們講,低於一萬不要賣,小魚當時還說高級貨會有買主呢?」
阿嘎媽說:「現在是給你們一個正確的觀念,不是要刁難你們。」
名牌妹說:「早知道就不要幫拔比賣,得了便宜還賣乖。」
阿嘎爸聽到這句沒大沒小的話,氣到說不出話來,差一點把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